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明天家长会,备课没备完。
这篇东西大概是垂死挣扎吧。

众亲们,我今年可能要到寒假才能更新了😫
这个学期,我大概要脱一层皮,没有办法更新了。

不要等我,世界这么大,多去看一看。

做梦吧你。

真的真的真的不会断粮。
但是……
天啊,我现在有一篇通讯,一份名单总结,两份教案设计,一场节目策划,两个单元备课没做。
我还要仔细思考怎么上好第一堂语文课。

三次元和二次元的关系,类似忠与孝🙁

才出军训坑,又入培训口。
我快变成一头废熊了。

手机摄影如何拍出高大上的感觉?

RumYu.Saunato:

严格意义上讲,我是从15年开始用手机拍照的。


继星空摄影课之后,我又开通了手机摄影课。毕竟作为ippa的获奖摄影师觉得还是有些许经验可以与大家一同分享的


https://m.qlchat.com/live/channel/channelPage/240000512077542.htm


      到现在也有2年时间了,之前说实话我总觉得手机摄影缺乏某些仪式感。后面渐渐发现手机摄影的快速便捷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这样的拍摄方式。...



【祖震】八重樱

“于万人里,遇此人,是最幸福。”

xx_xx:

跟你 @黍离 哥开的脑洞 一发完


资本家祖x棋手震 丢失部分请见长微博


=====================


  八重樱


 



「世の中に


 たえてさくらの


 なかりせば


 春の心は


 のどけからまし」


 


「世间若无樱,阳春不盼花期讯。」


 



  “先生。”佣人端着漆...

春日七进行中……
为什么脑子里想得很简单,写出来就辣么难?喷泪。
再这么下去简直要背叛当初立下的誓言了!

邪教之神,请给我力量

致ID为高月的姑娘:

我拉黑你了,而且是先斩后奏。如果你发现自己无法对我的文章进行任何操作,或许你会点进来主页看到这段不像信的玩意儿。

你上一次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时,我问你“你觉得啥时候好”,你不给我答复,而是百折不挠地继续问“什么时候更新”,之后但凡更新,你在下面评论,都是同一句话。

在我,这真的很不礼貌。

且我不是一个岁月静好的人,尽管我始终认为,作者面对读者能做的只有写,尽量少要求评论,少以“创作动力”来要求读者给评,但我同样认为,作者有权利拒绝自己不愿意接受的评论。

催更是爱,但请注意方式,剥下读者和作者的外衣,我们都只是过着平凡生活的普通人,感谢迄今为止所有姑娘对我缓慢更...

春日迟迟

哼哼,手感回来了。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六) 

赶到大堂时,杨子轩果真坐在行李箱上,百无聊赖,左顾右盼,见扬帆来,嘿嘿一笑:“爸!”

兔崽子。

扬帆伸手摸出皮夹:“缺钱也不说一声。”

“这谁知道您半路失踪啊。”

捏钱的手顿了顿。

 

叫邱莹莹的姑娘是个愣头青,她的好友们竟没贯彻这条通则。无论是山下抢马的小妖精,还是山道前同他握手道谢的三位姑娘,她们层次不同,却显然素质完备,有所阅历。

人以群分。是他草率了?

 

“爸,爸?”

“啊?”

扬帆回过神,只见儿子狐疑地瞧着他。

“您没签字,我拿不了房卡。”

 ...

我擦……这波可以的。(私货一张我格外喜爱的赵立新老师😆)

琐屑

很值得一看,想把这篇文章中的两段贴朋友圈去。

纳兰妙殊:

1.  昨天重读《巴黎评论2》看到的:1960年,大江健三郎入选为抗议日美安全保障条约运动的成员,代表团中有五位日本作家,他们见到了毛和周。



我们见到他时很晚——凌晨一点钟了,他们把我们带到外面一个漆黑的花园里。他(毛)是个令人难忘的人物——个头非常大,尤其是以亚洲的标准看。他不准我们提问,不直接跟我们谈话,而是跟周说。他从他的著作中引用他本人说过的话——逐字逐句——从头到尾都是这样。让人觉得很乏味。


他有一大罐香烟,烟抽得很凶。他们说话时,周不断把罐子从毛那里慢慢挪...

跟你们港,当年文圈干架比如今表面说话理智实则偏狭诛心帅气多了,我直接开文在文里杀你本命,骂一番杀一番,有几种死法来几种,一定写得精彩漂亮雅俗共赏有凭有据你无话可说。

【有本事杀回来呀】

以文力才学见真章。

春日迟迟

我磨叽了五节,终于上山了呵呵。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五·下)

关雎尔从竹轿下来,抬头看见前方熟悉人影,一时心喜,忙奔过去招呼,果真是安迪,三美巧遇,安迪大叹缘分玄妙,一头问起曲筱绡和邱莹莹的下落。
“不知道啊,照理说,这马脚力快,早该追上咱们了……”
“通常而言,在小曲身上该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发生,那么一定是她又在搞幺蛾子了。”樊胜美瞧着远处笑了笑,兴味十足,“喏,你们看。”
二美回头,只见曲筱绡从山道口现出身形,旁侧一男一女似是伴侣,三人策马同行,不一会转向疗养院另一头栓马去了。临去前妖精转头,抛来一枚媚眼,三美谑笑,纷纷躲避不及。

“小曲旁边那个女的谁呀,看着挺傲气。”樊胜...

春日迟迟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例行圈大

(五·上)
邱莹莹站在原地。
扬院长歪了歪头。

“这位小姐,如果你有其他途径上山的话,那我先……”
“上不来。”
“嗯?”
“你没看出来吗。”
扁扁嘴,小红外套挠头。
“太高了,我上不来。”
……

二次元都是骗人的。
骑在扬帆身后的邱莹莹悻悻想。传说中无论是绅士或王子,都会亲手将灰姑娘托上马背,紧接着一跃而上,她就在他怀里了。
为什么现实中的灰姑娘都无此殊荣?
不,应该说,现实从不给灰姑娘任何殊荣。
唉——

“小姐,这位小姐。”
“……啊?”
“无论你有什么烦心事,请不要一直对着我叹气,好吗?”男人没有回头,脖颈微妙地侧了侧,“怪痒的。”
邱莹莹瞪大眼睛,一把捂住了嘴。...

今晚更新,明天正式上班,写文可能反而规律一点。
最近到处奔忙办手续,而且非常不顺……
诚挚建议明年毕业找工作的姑娘们,如果去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一定记得办好调档函、三方协议、接收函。
尤其是接收函,有时候校内不一定提前通知。

春日迟迟

说好的下午变成了半夜,我也很绝望………
明天还要见领导啊啊啊!

(四)
扬帆站在原地。
行事咋咋呼呼,向来为他不喜,这个孩子笨拙莽撞,空有蛮劲还冲他大呼小叫,倘在院里面对病患倒也罢了,这一个两个身强体健,他也没必要面面俱到。

“应该很好说话才对呀……”
口里嗫嚅着,邱莹莹有些慌乱,难道之前的观察有误?
牵马的女人抱着手臂,看着就不好惹;倒是旁边那男的,样子温和又悠闲,瞧不出年纪,肯定是保养得好,没见过什么大风浪。
他应该能帮着说两句。邱莹莹这么想。

此刻的马厩,除曲筱绡存在的范围外,显出一种极尴尬的寂静。牵着马的扬唇而笑,手插兜的不发一语,一切都在提醒她,之前的观察有偏差。
问题出在哪儿啊?邱莹莹又觉...

等急了吧?下午更。

不过我要先睡一会儿,刚下班,才吃饭,困。

春日迟迟

为什么说第三节不好?因为这是XROSS OVER啊,因为写故事不该有太多干说话的单场情节而不推进剧情啊,因为情绪不能泛泛,而应该尽量综合而凝练啊。
我可以忍受自己表现力不强,笔力不佳,情节不好,但不能忍受自己居然为了更新速度而不做出这些该做的努力。

扬帆×邱莹莹
柳长月×殷骊珠

(三)
春还山上风光好,游丝晴日,风逐飞花,微云亦无瑕。

时值仲春,天清气朗,扬帆订了两辆车,除去例行及自请值班的几人外,大部队浩浩荡荡开往目的地。
春还山位于嘉林市郊,八十年代以来,一直是嘉林市民郊游踏青的去处,不说陆晨曦和陈绍聪,就连庄恕幼年时也去过两回。对于老嘉林人来说,这儿就像家中的后院,...

这里一并说下:写完春日之后继续如我,直到如我结束前,不再乱更本CP的其他衍生。

也请大家在我开脑洞的时候监督我,即使写了也不准发上来XD

春日迟迟

写在前面:
欢乐颂2我只看到十一集,对于莹莹,只了解到应勤在意她不是处女,且甩了她找另一个姑娘,以及后来复合,又生诸事。
这里的私设为莹莹在看到应勤新女友后正式分手,后面的复合被我一刀切掉了。
如果我补剧后对于这里有其他想法,会做修改。

扬帆×邱莹莹
柳长月×殷骊珠(HU CP)

(二)
“死了!啊啊啊又死了又死了!”
甫一进门,加班归来的关雎尔倦意丧去大半,和樊胜美对视一眼,她俩默契地将目光投向房屋西北角。
第几天了?她冲樊胜美作口型。
樊姐竖起春葱似的手指,比了个“三”。
是了,邱莹莹正式分手第三天。

也是她正式开打王者荣耀第三天。

隔着房门,失恋姑娘的尖叫威力不减分毫:“我...

春日迟迟

春日迟迟

百粉点梗。
@下雨天
大型Xross over,私设如山高,私设如我歪。
灵感来自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子实太太fanvid.
先发一节,我顺顺手,你们热个身。

扬帆×邱莹莹
柳长月×殷骊珠(HU CP)

注:
HU,"hiddenly unrealistic character pair",为文中隐藏的非真实角色配对。
灵感来源:子实太太的两位演员花旦扮相混剪
原由:因剪辑素材为真人,为免产生RPS嫌疑,此处自行借用两位演员的花旦形象私设建立角色

(一)
从手术台上下来时,迎接扬帆的是一缕晨光和四只包子。
包子是杨羽给的,因着陈绍聪向来是个破烂糊的...

报告组织我开始写了。

咳,你们可以猜下,我打算怎么写😈

人间的又一个三年过去了。
当初以为是误入,如今知道,“现在往回看,每一步混乱,原来都暗藏方向”。

上海,再等等,我就来啦。

上午答辩结束,中午饭一点半才算吃完,睡了不到半小时爬起来去买毕业酒会的饮料,还要见缝插针给用人单位寄材料……
我就是想说——

老子好累,老子想写虐文,虐到爆炸那种。

一百个粉了,入乡随俗,点梗吧。

马上答辩,毕业事宜繁多,论文在做最后的调整,最近大概没空,不过我会上来看。
今晚十二点前,本条下回复中提到最多的CP和梗,写一短篇,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轮空啦~

琐屑

哈哈哈超喜欢老萧~

纳兰妙殊:

1. 去年买的葬礼竞技会,一直没舍得读,不敢读,就像老友记最后几集永远舍不得看。不看,那个结局就跟我没关系。昨晚一咬牙拿起来读了。果然,读到一半就泪流得读不下去。类神的绝世英雄死去,如果故事终结在死的时候,故事里的时空跟他一同终结了,殉葬了,那也好。然而没有,没结束,还有这一整本,描述其尸骨之嵬巍屹立,作为补笔,这才出了残忍。


不是没有光彩,光彩全是余晖。慓悍者,痴騃者,荏弱者,深情者,人人心里存着不同的一份缅怀、追悼、畏惧、羡妒。只剩徒然喧哗,徒然纷争。


犹如《三国演义》孔明死后的篇章。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心怵...

如我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happy birthday to you!!!

如我 part.4

 

(十五) 

湘君在灯下拈针而坐。

她神思不属地补着薛君山的袜子:他大脚趾长出其他趾头许多,寻常袜子总爱给他顶出一个洞来。孩子翻了身,发出睡梦里特有的哼声。她伸手将被角掖好,重又去捏针线,缝着缝着,思绪不由自主又朝下午那事飘过去。

——我他妈今天非打死你个兔崽子!

声如霹雳犹在耳际,湘君一唬之下,针头戳进指尖里。她正欲吮去血珠子,只听得门外大踏步声响,不一会薛君山推门而入。

“回来啦。”

“嗯。”她男人搁下军帽,皱了皱眉,“你手怎么了。”

说话间径直捏过手吮了,又...

你妹!你——妹——!!!
这狗粮、这狗粮我……

吃!

1 / 5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