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春日迟迟

说好的下午变成了半夜,我也很绝望………
明天还要见领导啊啊啊!

(四)
扬帆站在原地。
行事咋咋呼呼,向来为他不喜,这个孩子笨拙莽撞,空有蛮劲还冲他大呼小叫,倘在院里面对病患倒也罢了,这一个两个身强体健,他也没必要面面俱到。

“应该很好说话才对呀……”
口里嗫嚅着,邱莹莹有些慌乱,难道之前的观察有误?
牵马的女人抱着手臂,看着就不好惹;倒是旁边那男的,样子温和又悠闲,瞧不出年纪,肯定是保养得好,没见过什么大风浪。
他应该能帮着说两句。邱莹莹这么想。

此刻的马厩,除曲筱绡存在的范围外,显出一种极尴尬的寂静。牵着马的扬唇而笑,手插兜的不发一语,一切都在提醒她,之前的观察有偏差。
问题出在哪儿啊?邱莹莹又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了:曲筱绡还在手底下挣扎,那两人看好戏没反应,怎么办?
不然干脆打昏拖走好了。就在她自暴自弃,决定将下策付诸实施时,外头有人说着话走来了:“晨曦,我看了下这边的鹿茸,真是令人惊讶……”
声音戛然而止,庄恕迈步而入,半是惊奇半是疑惑:“你们……干什么呢?”
“没什么,我们在等你。”扬帆轻轻一笑,转身出了马厩,“走吧。”

无视了?还有这种操作?
邱莹莹张口结舌,惊诧之余,手底一松,曲筱绡当即游鱼般脱出,冲着远处高声叫道:“谭总!谭总留步!”
三人无甚反应,犹自向前,曲筱绡跺跺脚一路冲去拦住:“三位留步!”
陆晨曦本就急性,想到大部队为了等三个人耽搁在外头,当下更没好气:“你没完了是吧?”
曲筱绡白她一眼,却不接茬,只笑眯眯对了庄恕,伸出手来:“我叫曲筱绡,您叫我小曲就行。想不到在这遇到谭总,都说不打不相识,看来真是缘分。听闻红星收购一切顺利,在这先恭喜谭总了,不知上山后,谭总——”她极快地瞟一眼陆晨曦,“愿不愿赏脸吃个便饭?欢迎携伴哦。”

"Ah, so you're looking for Marcus Tan,not him."
那个始终一语未发的男人说话了。跟在后头不明所以的邱莹莹不妨他突然开口,一句英文十分流利悦耳,她只觉鼓膜仿佛被人抚了一抚,那声调沉稳柔和,仿佛旧相识。
庄恕却被那句"Marcus Tan"点了过来,他在美国那些年,大部分时间呆在加州,偶尔上去纽约,也不过是几次参会。某年学术会议遇见做了风投的高中同学,那人照面一愣,直喊:“像!像极了!Owen,我在纽约碰到个东方人,和你真像!”
原来是错认。庄恕有些好笑,倒是这小姑娘,真会见缝插针,变脸的功夫也算一绝。商人逐利,她倒拎得清。

捏了捏妻子的手,庄医生若无其事地回应:“正如扬主任所说,我不是谭宗明先生,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不过——”他看向扬帆,“你怎么知道她指的是‘那位’谭先生?”
后者会意,接了话头:“上个月医疗行业改革会议,我们见了一面。晟煊有心和我们合作两个项目,权当试点,谈得不错,最近正在接洽。”
接洽人陆晨曦抬起眉,她嗅到一点阴谋的气味。
果不其然,扬帆朝她看过来:“上次你主刀的那批案例,数据都给晟煊那边发过去了么?你头一次做这类接洽,细节都要注意。”
……
陆大夫顺着剧本往下点点头:“啊,给了。”
她清楚地看见对面的小妖精眼神亮了亮,旋即走到她面前,温柔乖巧:“这位姐姐,刚才和你抢马,是我太心急了,其实这马个头太大,我也很难上去……就让给姐姐好了,不打不相识,姐姐待会儿有空,我们一块儿泡温泉呀。”

陆晨曦简直要惊叹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姑娘是个天才。她眨眨眼,“呵呵”笑了两声,抬腿一跨,上马出了马厩,直向山道小跑而去。
扬帆早前已通知了张默涵,叫他带着大部队领了马匹先行上山,此时马场外除了两位医生,只剩下套近乎失败的曲筱绡和一脸懵圈的邱莹莹。前者并不死心,挑了匹脚力好的小马,跟着庄恕从山道去追陆晨曦,转眼便不见了。

邱莹莹这时才想起去挑马,到管理处一问,回道只剩两匹,一匹生了病,送到兽医处休养。
“那还有一匹呢?”小红外套急急叫。
工作人员抬手,朝她身后一指。
莹莹只听马蹄“笃笃”有声,回头望去,恰见一匹乌云盖雪,自桃花之下信步而来。马上一人持缰,气定神闲,桃花纷落,点在他深色衬衣上。

到得面前,他伸出手。

“上来。”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50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