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春日迟迟

我磨叽了五节,终于上山了呵呵。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五·下)

关雎尔从竹轿下来,抬头看见前方熟悉人影,一时心喜,忙奔过去招呼,果真是安迪,三美巧遇,安迪大叹缘分玄妙,一头问起曲筱绡和邱莹莹的下落。
“不知道啊,照理说,这马脚力快,早该追上咱们了……”
“通常而言,在小曲身上该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发生,那么一定是她又在搞幺蛾子了。”樊胜美瞧着远处笑了笑,兴味十足,“喏,你们看。”
二美回头,只见曲筱绡从山道口现出身形,旁侧一男一女似是伴侣,三人策马同行,不一会转向疗养院另一头栓马去了。临去前妖精转头,抛来一枚媚眼,三美谑笑,纷纷躲避不及。

“小曲旁边那个女的谁呀,看着挺傲气。”樊胜美啧啧两声,“小曲也是,看到知识分子不自觉就会收敛气焰。”
“我倒觉得她是有生意要谈,不得不放下身段。”安迪微笑,“倒是那位男性……”
“安迪姐你也发现了?”关雎尔急忙接口,“我才觉得他很眼熟,莫非真是谭总?”

安迪细想之下,摇头否定。
五官相类,气质不符。老谭身旁女人流水也似,这位眼里只有身边的,不是一路。
“就剩莹莹了。”关雎尔愁眉不展,“这小曲怎么回事呀,把莹莹一个人丢在山道上,她脚刚好,又不太会骑马……我去找她!”
樊胜美急忙拦了,只道日头近午,两个女孩晒坏了不好,转头吩咐王柏川借车返程去找。四人正分头安排,这头邱莹莹高声喊着来了。

扬帆觉得耳膜快破了。
他极后悔一时心软应了她的提问。这小红外套是个不安生的,给了阳光能发电,给了雨水能泄洪,问了名字问职业,问了职业问日常。她借台阶上马时趔趔趄趄,一看就是骨折初愈,医生的职业道德让他向巴普洛夫定律看齐,而后纵容着她一发不可收。
好在,下马就完事了。
手机在包里震个不停,扬帆一手控缰一手伸到背后去,摸了半晌够不着。仲春近午时节,他鬓角渗出一丝细密的汗,邱莹莹见了大是不忍,自告奋勇去拿:“扬大夫您等等啊,我这就帮您拿手机。”
你不是路口就下马吗?

扬帆刚想拒绝,怎料那只手捏了手机,顺着脸不由分说贴上来,听筒里传出扬子轩的声音:“爸,你在哪儿了?庄大夫和陆姐都到了,就差您了。”

前头那三个是她朋友吧?

“身份证不是你收着吗?订房就是了。”

臭小子,快挂了我好放人下去啊。

“我卡里钱不够啊,您快来救急!”

得!

乌云盖雪载着两人慢腾腾从三个姑娘面前走过,马尾一甩,打了个响鼻。
马上马下面面相觑,电话里扬子轩催促:“爸你快着啊,我坐大堂呢,快啊!”

……扬子轩,老子真想揍你一顿。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33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