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在产第四章,难产

怎么会想起写嘎凯的呢?
一来,是那杯黄瓜汁。
二来,黄瓜汁的第二天,一直悄悄关注的某个圈子发起一个活动,玩“可惜我是异性恋”和“假如我是同性恋”的命题作文。
有一个大大,填“假如我是男同性恋”时,有一句是这样的:
只拥汝,人前谁避。

就是那个瞬间,眼前顿时浮现出他们俩,其中一个搂着另一个,在夜幕街头,避开众目睽睽的画面。

没来由心酸。
许多天后的某个上午,我在回家的列车上,百无聊赖之下,在手机上敲出了一个楔子。

评论
热度 ( 12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