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凌李】李熏然吸水之后会遇见谁

笑疯了……抖羊已经够魔性的了,为了糖愤而成精……哈哈哈哈

客死他乡:

脑洞来源于微博。




“纽西兰有一种工作,下雨天会搭直升机巡逻草原。要找到那些倒在地上的羊,因为那些羊的毛在下雨天吸了太多水,会倒在地上起不来。找到那些羊,然后一只一只的把它们扶起来摇一摇,把它们身上的雨水抖掉。”




1、


李熏然是一只羊。


是绵羊不是山羊,他的毛蓬松柔软,像天上的白云。


哦,不能这么说。


天上的云是一团水汽,而李熏然是干干爽爽的,他最怕水。


为什么怕水?水不是生命之源吗?


羊毛吸了水就回变重,而且是那种阿尔卑斯山压顶的的重!李熏然心想。


不是泰山压顶吗.……


不!


李熏然认真的解释。


阿尔卑斯比较好吃,尤其是流心的那种。





2、


这天晴空万里,天像是水洗过一样,蔚蓝蔚蓝的。


李熏然和同伴在草原上吃草。


草过三巡,李熏然打算悄悄的离开。


他知道有个地方的牧草最鲜嫩多汁,但别的羊都不知道。


他独自溜出羊群,朝心水已久的草场跑去。


李熏然跑了很久才停下,他三百六十度转了个圈,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迷路了。




3、


没有什么比饿着肚子还找不到回去的路更让羊伤心了。


李熏然漫无目的的溜达一会儿,瘫在草原上。


周围都是野草,不能吃,吃了就会羊癫疯。


谁说的.……


李熏然理直气壮,就是不能吃!


不就是不好吃吗.……


在李熏然的世界观里,不好吃和不能吃是划等号的。


毕竟做羊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干嘛要逼自己吃不爱吃的东西啊。


不过开心也要分场合。


比如现在,还是吃饱重要对不对。


心里的小人还在因为纠结吃还是不吃而打架,玫瑰花也揪了无数朵。


李熏然突然打了个滚,站起来。


他听到了雷声。




4、


李熏然最怕水,所以最怕下雨。


往常下雨,他都是第一个冲回羊舍,在干干爽爽的草上睡一个干干爽爽的回笼觉。


但是现在,他正在暴雨里寸步难行。


雨下的急,他特别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上不停增加的重量。


他晃一晃,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他没见过海,海浪的声音是他肖想的。


还挺好听。


他想再听一遍,所以又晃了晃。


不过这次没站稳。


咚。


李熏然倒在地上,蹬了蹬四条短腿。




5、


凌远的工作很有趣。


没有特定的名字,如果非得想一个的话,大概叫“晃羊工”。


听起来很好笑,可确实如此。


比如这一天,又下了一场暴雨。


凌远坐着直升机来到草原上空。


看看有没有倒在地上的羊。


嗯,今天不错。凌远想。


没有一只羊笨到不知道躲雨。


他心情好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阿尔卑斯。


草莓味的。


撕开糖纸放进嘴里。


不如流心的好吃。他在心里默默评价。




6、


直升机转了一圈,准备返回,凌远突然叫停。


他看到一个疑似羊的不明物体。


说他不是羊,长的还挺像;说他是羊,为什么这么大?


那儿。他给驾驶员指一指,直升机冲那个不明生物飞去。




7、


李熏然躺在地上数糖。


一个阿尔卑斯,两个阿尔卑斯,三个.……


他在等着人把他扶起来。


每次下完雨,总会有一些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来到草原,把因为吸了水而站不起的羊扶起来。


怎么还不来啊.……李熏然腹诽。


他想翻个身,拼命蹬着腿也没能成功。


算了。




8、


凌远走到李熏然身边,蹲下身打量他半天。


李熏然和他对视。


这羊的眼睛挺好看。


这人的眼睛挺好看。


凌远冲李熏然伸出手,李熏然晃晃蹄子想扑到他怀里。


嗳,腿短。


凌远把他抱起来,使劲抖了半天。


好家伙!凌远惊呼。这么多水!


他看着李熏然的眼睛。


你带着累不累啊!


累死了.……李熏然嘟囔。


凌远听羊冲他“咩”一声,又说。


那你还不知道躲雨,笨蛋。


我不是笨蛋.……李熏然挽尊。


等等。


阿尔卑斯的味道!




9、


凌远准备把羊放下然后返程,可羊突然像疯了一样往他怀里钻。


你这是怎么了?凌远揽住羊。


糖!李熏然欣喜。


凌远听不懂羊的话,还要强行翻译。


你让我带你回去是吧,我看你也是找不到羊群了。


不是!李熏然急得不行。


东边那个是吧,好我知道了。


笨蛋!你才是笨蛋!李熏然欲哭无泪。




10、


从那天之后,李熏然每天都盼着下雨。


可是每天都是晴天。


他每天和其他的羊一样,起床,吃草,睡觉,再起床.……


那个人叫什么啊.……


眼睛这么好看.……


还有糖.……


只可惜是个笨蛋。


自作聪明的笨蛋。




11、


下雨天来的猝不及防。


李熏然欢喜的不行,他不往羊舍里冲了,站在原地等着自己吸满水,然后倒在地上。


他开心的蹬腿。


雨停了一会儿,凌远果然来了。


他走到李熏然身边,蹲下身。


李熏然眨眨眼。


又是你。凌远说。


没错。李熏然想。


你怎么每次都不知道躲雨?凌远问。


因为等你。李熏然心里嘿嘿嘿的笑。


笨蛋。凌远道,伸出手。


你也是笨蛋。李熏然腹诽,乖乖的被他抱起来抖。




12、


凌远抖完李熏然把他放在一点的地上。


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阿尔卑斯,流心的那种。


李熏然眼睛都直了。


凌远撕开糖纸,把糖放进嘴里,走向下一只羊。


不许去找别的羊!


李熏然急了,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


咚。


倒在地上。


咩!


一声惨叫。


凌远一回头,看到他躺在地上。


你不是已经干了嘛。凌远把他抱起来。


怎么又倒了?


李熏然不说话。


凌远把他放好,转身准备离开。


咚。




13、


这一次回头,看到的不是羊。


是个男孩。准确讲,是个少年。


穿着白色的羊毛衫,站在草地上。


凌远愣了半天,硬是没反应过来。


李熏然朝他走了两步。


凌远抽抽嘴角,你是.……那只羊?


李熏然点头。


凌远觉得自己应该重启一下。


或者恢复出厂设置。


李熏然又朝他走了两步,到了他面前,伸出蹄子,啊不,是手指,点点凌远的嘴唇。




14、


能不能给我吃一块?










评论
热度 ( 404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