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忘华簪·序

谢玉×陆雪琪
私设成性,以吨位计。基本和青云志没啥关系了......和琅琊榜......大概还有那么一丢丢关系吧。
装X如风,随便看看就好。我也不知道啥时候撸正文……
这可都警告完了啊。
例行 @微雨溟岚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她从峡谷中醒来。
草木蓬勃潮湿的水气,是大雨方止的留白。
朝为行云,暮为行雨。
高阳台下。

“你叫什么?”
“我姓谢。”

七岁那年,陆辛童误入禅房,指含丹朱,点破天琊剑上杜蘅结,一霎沉眠,觉来巫山之下。
阳临既往,月偃而回。
复一日,小竹峰首座携一稚女,入通天峰,谒道玄真人,询人间古今往来事。

“物华经转,白驹一隙。驻隙,天命耶?人愿耶?”
“天命,意未可及也;人愿,尘念生灭也。”
“不可参?”
“不可参。”

通天峰顶皓月凌云,陆辛童仰首望月,想起巫山之下,那眼神沉静的少年。
他握她掌心,唤她“阿童”。

我要有新名字了,小哥哥。

十七日毕,青云门诸峰大会,小竹峰首座时隔十年复开杏坛,领一幼女,传九天神兵天琊剑。
道玄运笔如仪,判以“云容水墨,雪意琼瑰”。

赐名雪琪。

-Fin-

注:“云容水墨,雪意琼瑰”出自张嵲《戏呈觉老》,“云容疑水墨,雪意吝琼瑰”。改了点意思,拿来主义。

评论 ( 22 )
热度 ( 15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