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如我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happy birthday to you!!!

如我 part.4

 

(十五) 

湘君在灯下拈针而坐。

她神思不属地补着薛君山的袜子:他大脚趾长出其他趾头许多,寻常袜子总爱给他顶出一个洞来。孩子翻了身,发出睡梦里特有的哼声。她伸手将被角掖好,重又去捏针线,缝着缝着,思绪不由自主又朝下午那事飘过去。

——我他妈今天非打死你个兔崽子!

声如霹雳犹在耳际,湘君一唬之下,针头戳进指尖里。她正欲吮去血珠子,只听得门外大踏步声响,不一会薛君山推门而入。

“回来啦。”

“嗯。”她男人搁下军帽,皱了皱眉,“你手怎么了。”

说话间径直捏过手吮了,又...

如我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微雨溟岚 我终于更了……
大老师✕胡湘湘,超链接明天再弄,误点的姑娘慎入啊慎入。
PS,很多历史方面的东西没有细查资料,bug估计不少,这里老实交代……

如我 part.1 (上一部分的超链接)

(十)

不错,爱人。

但得承认,在她心里,他的模样有些模糊了。岁月翻覆,旧事蒙尘,谁也无从抵抗。只是想到这里又免不了恼怒:死活不给她留张相,干这行的,就没一个儿女情长?
……算了。
纪律么,她晓得。

当年那时局,说来亦可笑,便似末日一般,人们一面囤财嫁女,一面穷途狂欢。茶楼戏园照开不误,有人心如明镜,有人心存侥幸。
作为前者,胡家姐夫殚精...

如我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快来!更一节,你先看着,我继续写,今晚更两节~

王天风✕胡湘湘

(一)

1987年,我五岁。
那年的春夏之交,空气里隐隐约约弥漫着一点躁动,我说不清。当然,或许每个春夏之交都是这样,它们千篇一律地躁动着,远在我察觉以前。
蝉蜕去第一道壳的时候,我跟着娭毑,从北正街搬去一步两搭桥。搬家那天清晨,太阳从东北方乐颠颠攀上屋檐,像只鸭蛋黄,我推着板车吸溜鼻涕,嘟嘟囔囔。
“饿。”
娭毑往我嘴里塞一个糖,好甜,舍不得咽,含在腮帮子左边,直到口里的肉皱缩起来,再动动舌头换去右边。
真甜。

娘咽气时,我脐带尚未剪断;爹抱过襁褓,三两下揭去棉被,掰开我的腿。
可惜。
爹是个下九流,老话...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