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春日迟迟

@快来加入豪华午餐 例行圈大

(五·上)
邱莹莹站在原地。
扬院长歪了歪头。

“这位小姐,如果你有其他途径上山的话,那我先……”
“上不来。”
“嗯?”
“你没看出来吗。”
扁扁嘴,小红外套挠头。
“太高了,我上不来。”
……

二次元都是骗人的。
骑在扬帆身后的邱莹莹悻悻想。传说中无论是绅士或王子,都会亲手将灰姑娘托上马背,紧接着一跃而上,她就在他怀里了。
为什么现实中的灰姑娘都无此殊荣?
不,应该说,现实从不给灰姑娘任何殊荣。
唉——

“小姐,这位小姐。”
“……啊?”
“无论你有什么烦心事,请不要一直对着我叹气,好吗?”男人没有回头,脖颈微妙地侧了侧,“怪痒的。”
邱莹莹瞪大眼睛,一把捂住了嘴。扬帆从余光里看去,那姑娘鼓着腮,一双眼珠溜溜乱转。
大尾巴松鼠。
哈哈。

“怎么称呼?”
“我叫邱莹莹。”

前面的男人在笑,不是错觉,邱莹莹甚至发现,在她报上名号后,那笑容更深了些。
你为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呀?
她想问,才来得及张张口,身后便有一声招呼远远传来,中气足,脆亦亮:“扬先生!扬先生!”
莹莹但觉马势一顿,只见扬帆收缰,驱马立在道旁,回声招呼:“殷先生,好巧!别来无恙?”
“不比从前,幸甚无恙。”那人身形瘦削,粗粗看去五十岁上下,着黑色唐装,倚一乘青竹轿,仿佛文弱书生。待到近前才看清,那人衣襟处用银线勾了半柄祥云如意,朝阳下隐隐流光。
那人冲扬帆抱了一拳:“上次,多谢扬先生救命之恩,回春妙手,没齿难忘。”
扬帆摇头:“令堂身体已经……我只是尽力。”
那人摆摆手:“很好了,只要赶上今年底的公演,再和一阕《鹤冲天》,余愿已足。”

一语毕,二人俱未多言,扬帆驻马等那青竹小轿缓缓行去,转过一道弯,向深山别处去了,这才打马向前。
“那个人是谁啊?”
果然还是八卦。扬帆笑了笑:“嘉林市京剧院院长,‘如意郎’,殷小月。”
“哦。”
扬院长不搭话,他耐心地等,马蹄慢慢地,踏过一树山花,一泓清泉,一抹云霭。
他等来了。

“那你……你怎么称呼啊?”
“我叫扬帆。”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43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