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热爱食面的南方之猫

【凌李】从小就是李熏然跑得慢

幸福的新年第一天!

穆穆不惊左右:

新年快乐。




01


 


很久以前,小狮子他哥哥青瓷瓶子教育小狮子:你将来要做一只凶狠残暴的狮子。


狮子是万兽之王,万兽之王生来自有万兽之王的责任和担当。


小狮子听到,欢乐地在泥坑里打滚:“什么责任呀?”


比如去山下抓人,比如欺凌山上的小动物,如此种种,都是人们普遍印象里一只狮子该做的事情。




后来小狮子他长大了。


修成人形,正式成为方圆数个山头都要俯首称臣的万兽之王。


成了人形的李熏然拧着海带眉毛,托着下巴,坐在他黑乎乎的山洞里思考妖生大事:你说,该干点什么好呢?


在民间古老的传说里,万兽之王的首要任务是要去抓点人来。


 


李熏然决定下山抓一个人来。


 


02


 


李熏然抓来了一个男人。


 


万兽之王的法术还使不太灵光,把男人丢进他的山洞之后,就支撑不住现了原形。


但山大王的气势不能丢,李熏然即使现了原形,也记得威风凛凛地趴在山洞口,堵住男人唯一的去路。


如果男人敢逃,他就咬他。


李熏然叠着爪子趴在洞口,一瞬不瞬盯着男人,试图展现万兽之王的气势,同时思考把人抓回来之后该怎么办。


民间传说里只有万兽之王把人抓走,没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人被他看了许久,突然笑了。


男人站起来,左右看看,又摸了摸床榻上那只被小狮子用爪子揉到掉皮的小皮球。


那个小皮球是李熏然很小的时候从山下捡来的,他看别人家小娃娃都有这东西玩,这只最烂,小朋友拍着拍着就不要了。


他趁晚上跑下山,叼回洞里,拿爪子揉,用牙齿磨,一个人也觉得挺好玩。


男人放下球站起来,径直走到李熏然面前。


狮子凶狠地朝他呲了呲牙。


男人伸手呼噜了一把狮子毛,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松松把万兽之王从地上捞进了自己怀里,捞进怀里又呼噜一把毛。


“怎么有你这么小的狮子,嗯?”


 


03


 


男人叫凌远。


 


凌远这时候已经捡回来一捧柴火,在山洞里生火。


李熏然被他放回榻上,一开始还谨记自己作为山中一霸的王者属性,时不时呲呲牙,用爪子抓抓地,恐吓在自己山洞里为所欲为的男人。


后来累了,懒洋洋地用两只爪子抱住脏皮球,脑袋往上面一搭,垂着眼睛看男人忙活。


凌远生好火,把李熏然从床上抱下来,放到洞门口,拽拽尾巴:“去,抓只兔子回来。”


李熏然不为所动。


高贵的万兽之王当然不可以被一个人类呼来唤去。


凌远挑挑眉毛:“怎么,抓只兔子都不会?”


凌远琢磨着,这只狮子虽然奶,抓只兔子这种身为狮子的基本素养应该还是有的吧?


李熏然抖抖耳朵,没动。


他听青瓷瓶子说过,这叫激将法,别人对你用激将法,你一定要不为所动。


“好吧。”凌远妥协似的把他抱起来:“那就只能烤狮子了。”


李熏然的狮子眼睛瞬间瞪得提溜圆,两只爪子紧紧扒住凌远的肩膀。


凌远笑成一字,也看他。


一人一狮严肃地眼神交流片刻。


李熏然自己乖乖跳下地,跑出去抓兔子了。


临出洞之前又被男人拽了一下尾巴:“抓只肉多的,去吧!”


 


凌远转身回了山洞,继续挑拣干柴填进火里。


嘿这狮子,眼睛怎么圆得跟个鹿似的?


 


04


 


狮子把兔子抓回来,山洞里已经生起了火。


 


李熏然在火边趴了会,觉得晨间透支的灵力恢复得差不多,试着在干草堆里翻腾了两下,又变回了青年人的样子。


凌远看着他变回来,倒不意外,继续料理手上的兔子:“我做饭,你吃吗?”


已经很多年没人跟李熏然说过话了。


他左右看看,才反应过来这里只有两个人,眼前这人是在跟自己说话。


但是万兽之王是高贵的,成了精的万兽之王更是高贵的,李熏然十分漫不经心地支楞着脑袋看了看火上烤着的半只兔子。


然后严肃地摇头:“不吃。”


“真的不吃?”


李熏然不屑地瞥一眼:“烤过还能吃吗。”


凌远笑笑,给兔子翻了个面。


 


山洞里很快就被烤兔子制造出来的香气塞得满满当当。


凌远自己面前放着烤好的半只,李熏然面前放着给他留好的半只生兔子。


鲜血淋漓,凑合着剁了几下,很不客气地堆在李熏然面前。


李熏然看看凌远面前的,又看看自己的。


凌远已经慢条斯理撕下一块肉。


李熏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滚动一下喉头:“好吃吗?”


“还可以。”


李熏然再滚滚喉头:“哦。”


盯着自己面前的兔子看了一会,又看凌远:“我的也好吃。”


凌远给他把盘子往手边推推:“那你多吃。”


李熏然用漂亮的手指戳了戳自己面前鲜血淋漓的兔肉。


看起来真是和凌远那盘相去甚远。


凌远盯着李熏然瞬息万变的微妙表情看了片刻,终于忍不住笑出一字,把自己的推到李熏然面前:“行了,吃吧。”


端起那半只压根没动的生肉去火上烤。


李熏然低着头咽咽口水,偷摸着看一眼凌远:男人好看的侧脸在火光闪烁下明明灭灭,似乎烤得专注,并没注意自己。


好,没在看自己。


那勉为其难尝一口吧。


 


尊贵的万兽之王,以风卷残云之势扫荡了人类送来的半只兔子。


 


05


 


等凌远端着烤好的剩下半只回来的时候,李熏然正努力地试图从已经干净到再剔不出一点肉的腿骨上再啃下点什么。


凌远走过来,李熏然的眼睛就一路跟着他。


凌远把剩下半只也放到他面前,单手支着下颌看他继续风卷残云。


大概狮子在吃肉这方面确实有天赋,李熏然那骨头啃得比谁都干净,又快又利落。


看到最后,凌远略微后怕地揉了揉额角。


“小崽子这么能吃?”


 


06


 


山洞里只有一张床。


与其说是床,也不过是一块大一点的平整石头,上面铺着些勉强算作软和的东西。


 


李熏然吃了人家东西,想了想,决定把床留给凌远。


自己变回狮子,自觉地在床脚边团成个圆滚滚的球。


妖怪没见过什么世面,也知道别人对自己好,得想办法对人家好回去。


山洞里临时生起的火已经快灭了,这时候噼啪爆着零星火花,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万兽之王绷着脸,十分好奇地在床脚看火花蹦来蹦去。


凌远躺在床上,问他:“你真是这山里最厉害的妖怪?”


李熏然想了想:“是吧,我们家世代遗传当山里的老大,那怎么说来着?”


凌远:“世袭?”


李熏然点头:“噢,对,世袭,世袭山大王,反正每一代都是。”


凌远把手伸到床边,给李熏然顺顺背上的毛:“你们家没别人了?”


怎么就轮到你来继承王位。


李熏然:“有,我有好多哥哥。”


凌远纳罕:“你哥哥呢?”


李熏然被摸舒服了,自觉翻了个面,让凌远给挠肚子:“都跑了,山底下好玩。”


“那你怎么没跑?”


“没来得及跑……”李熏然向下爬爬,让凌远抓脑袋上的毛。


“我最小,他们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跑……”


 


合着你们这山大王根本没人想当,谁跑得慢谁倒霉。


留守狮子李熏然,一份来自远山深处的呼唤。


 


07


 


在人们的传统迷信思想里,确实需要山神河神之类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人们在遇到灾难的时候,也算有个怨念的对象,试图通过讨好神明来自求平安。


比如去年发大水,就是河神的锅,按照河伯娶亲的传统习俗,发一次大水河神就得娶一次媳妇。


 


今年不知道山下出了什么事,人们又来山上祭拜山神,扛着挑着一大堆,祈求万兽之王在新的一年保佑他们村里诸事太平。


人们来到狮子王黑乎乎的山洞口。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进去。


毕竟传说中这一任的山神是一只狮子,狮子是万兽之王,肯定残暴得不得了。


哥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踹出来个胆子大的。


胆子大的那位带头抖着腿走进去,身后一排跟着一溜抖着腿的老乡。


 


偌大的山洞深处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眉目间透着股说不出的凌厉,怀里还趴着一只懒洋洋打瞌睡的奶狮子。


此时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用手顺着狮子的毛。


这想必就是尊贵的万兽之王大人了。


村民们用眼神无声地进行着激烈的交流。


看看吧,看看什么才叫狮子!


你瞧瞧人家这眉宇之间的气度!


看到了看到了,他怀里那个是什么?


是养的宠物吧?


瞧瞧人家养的这宠物!咱们那小猫小狗能跟小狮子比?


 


08


 


村民们送来的东西里有山下带来的点心和烧鸡,李熏然鼻子灵,闻到了味就扑腾着爪子想下地。


被凌远不轻不重往怀里收了收,揉揉耳朵:“乖,等会再去。”


村民们听得一清二楚,老实又静默地垂首站着,恭敬万分。


装没听见。


同时继续用眼神进行激烈的交流。


瞧瞧!残暴无度的狮子也有温柔的一面!


听说过河伯娶亲,不知道山神缺不缺媳妇。


你要不问问?


嘿, 那小狮子瞪我!


 


 


09


 


据来自山下的靠谱传闻,这一任的万兽之王,是个眉眼英挺气度出众的男人。


他养了只宠物,是只小狮子。


眼睛圆啾啾,还会瞪人。




李熏然翻着山下买来的闲话本子,《霸道万兽之王爱上我》,越看越觉得这背景和地名都眼熟,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裹着被子回头看凌远:“老凌——你看看这个——”


凌远在山洞外翻捡白天晾晒的草药:“什么?”


李熏然把话本子抖得刷拉拉响:“你过来看一眼!”




于是,凌远踩着黄昏洒进山洞里的最后一抹夕阳,走向了凶狠的万兽之王。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 ( 1763 )

© 飞扬跋扈为谁熊 | Powered by LOFTER